第二卷:青衣仗剑 惯披霜冲雪 第一百二十九章 剑破云层 力挽银河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2048 字 6个月前

阴云之下,校场中央。

密匝匝如暴雨的箭矢全都朝苏奕一人笼罩而去,尖锐的破空声如音潮般,响彻天地间。

不知多少人为之色变。

别说寻常武者,就是厉害的武道宗师,一般也不愿和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对抗。

毕竟,武道四境终究是凡俗之境,宗师再强大,也只是肉体凡胎。

却见苏奕不曾改变方向,径直朝高台上的秦闻渊冲去。

他纵步上前,衣袂猎猎作响。

在一众不可思议目光注视下,大多数箭矢皆险之又险地从他身侧掠过,不曾伤到他分毫。

而随着他手中御玄剑随意划出。

铛铛铛~~

一阵清脆密集的爆鸣中,那些躲不开的箭矢皆如纸糊般,尚未靠近,就被削断,砸落一地。

这一幕,让得那些大人物们神驰目眩,咂舌不已。

箭矢如雨,却能在其中毫发无损地横行前冲,任谁能不为之惊叹?

眼见仅凭弩箭伤不到苏奕,校场中蓦地响起一道暴喝。

“突击——!”

校场四周,一众身负重甲的护卫手持长枪大戟,化作重重铁甲洪流,朝苏奕一人暴冲而去。

成百上千,阵型森严,枪锋如林!

这是隶属于郡守府的精锐士卒,每个皆训练有素,久经沙场,就是武道宗师被重重围困,不死也得重伤。

这就是秦闻渊的底牌之一。

以军伍之力,行人海战术,哪怕最终杀不死苏奕,也能将其体力消磨耗尽!

苏奕伫足,眉头微皱。

他倒不惧这些,只是感觉有些麻烦。

就如猛虎看到一群老鼠扑来,大概就是这种感觉。

锵!

苏奕深呼吸一口气,一身的真元涌入御玄剑内。

如潮剑吟随之响彻天宇。

就见泛着淡青色光泽的剑身之上,灵光涌动,涌现出一道幽奇异扭曲符箓镌刻而成的敕令。

采玄。

采撷天地之玄机而御之!

通俗而言,便是夺天地之势为己用。

“杀!”

震天的呐喊声响彻,手持长枪大戟的重甲兵卒从四面八方团团围困杀来。

一排排枪戟朝苏奕暴刺而去。

这一幕,看得不知多少人呼吸一窒,心都悬起来。

便在此时,苏奕蓦地扬起御玄剑,于虚空一引一划。

轰!

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,苏奕上空那厚重的云层骤然炸开,无数雨水如银河般倾泻而下。

抬头一看,就仿佛天穹破开一个窟窿,宛如神迹。

“这……”

校场所有人都被惊到,那些宗师都无不色变。

剑破云层?

这是凡俗之辈可掌控的力量?

那些冲杀向苏奕的兵卒,也都被这一幕惊到,一身气势出现一丝滞涩。

而此时,雨水倾泻而下,却似被无形的大手牵引,裹挟着苏奕手中的御玄剑一起斩出。

我有一剑挽星河,倾天覆地荡凡尘!

那一瞬,苏奕恰似挽动一挂银河,挟凛凛天威,直似仙神之术,惊天动地。

连他那颀长的身影都变得虚幻缥缈起来。

轰隆!

当这一剑落下,附近十丈之地分布的上百位重甲兵卒,皆一个个如遭天罚,身上甲胄如纸糊般炸开,躯体都被摧垮,血肉横飞,断臂残肢和血水混杂着,扑簌簌洒落一地。

十丈之外,那些重甲士卒皆神色一滞

,吓得肝胆欲裂。

那十丈范围之内,之前还活生生的上百位士卒,如今化作满地的碎裂尸骸,血流成河!

这血腥震撼的一幕,刺激得远处众人都头皮发麻,惊叫出声。

“好可怕!”

“这是仙术吗?”

“剑破云层,御天降之水杀敌,这根本不是凡俗可以掌控的力量!”

“传说中的陆地神仙才有这般能耐!”

……哗然四起。

章知炎、袁武通也都被惊到,他们都曾有幸见过陆地神仙的风采。

这一幕让他们都第一时间就浮现一个念头——

这苏奕难道是个隐藏了修为的陆地神仙?

秦闻渊脸色彻底变了。

他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,一时间内心沉重之极。

“退下!”

场中,苏奕拎着剑,深邃的眸扫视四周,冷冷喝斥。

哗啦~

那些训练有素的重甲士卒皆浑身一哆嗦,吓得仓惶而退,如鸟兽散。

一剑杀了上百人,这让谁能不惧怕?

在那些士卒眼中,此刻的苏奕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仙,远不是他们这些凡俗之辈可亵渎!

没有人敢去嘲弄。

换做是他们,恐怕也早慌了神,不敢抵抗。

“你还有什么手段,尽管使出来。”

苏奕迈步上前,眼神淡然如旧。

天穹云层汇聚,那一道破开的窟窿已不复存在。

只是,那一剑的威势,依旧残留在所有人心中。

“秦某现在低头认栽,能否换我父子一命?”

高台上,秦闻渊声音沙哑开口。

到了此时,他才明白自己所准备的那些底牌,在这等能够御用“天威”的存在面前是何等可笑。

而秦枫早已吓得魂不附体,两股颤抖,都快要瘫在地上。

“你觉得呢?”

苏奕一个迈步,登临高台之上,颀长的身影淡然出尘。

锵!

秦闻渊没有再废话,拔出腰间佩刀,神色瞬间变得沉凝而冷静,尽显宗师风采。

他气势瞬息变了,悍勇肃杀,势如巍峨之山,竟浑不逊色于木仓图分毫!

“那秦某就只能拼个鱼死网破了!”

秦闻渊挥刀出击。

锵!

无匹刀气如雪亮的神虹,掠空一闪,奔袭苏奕而去。

其势如火,霸烈无双。

许多人目光都有被刺痛的感觉。

就是袁武通、章知炎都眯了眯眼睛,意识到甫一出手,秦闻渊便动用全力,施展其绝学“风火疾空刀”!

这可是一门天阶上品武学,一经施展,刀势如风,威如烈火奔袭,端的是霸道绝伦。

却见苏奕摇了摇头,手腕一抖,手中御玄剑简简单单刺出。

毫无花哨,自然而然。

铛!!!

秦闻渊手中战刀被格挡,无法寸进。

火星四溅中,随着苏奕掌指发力,御玄剑猛地爆绽寒芒,荡开对方战刀,长驱而入。

砰!

泛着淡青色的剑尖刺在秦闻渊胸膛上,后者身影一个踉跄,被震得倒退出去,差点栽下高台。

就见他胸前衣襟碎裂,露出一块护心镜,镜面凹陷出一个深深的剑痕。

显然,是这护心镜救了秦闻渊一命!

可即便如此,还是惊得在场不少人倒吸凉气。

之前木仓图都能和苏奕周旋激战一阵,让人们下意识认为,苏奕要杀死秦闻渊,

一时半刻也办不到。

哪曾想,仅仅一剑而已,就差点要了秦闻渊的命!

“这不可能!”

秦闻渊似都承受不住这等打击,惊怒大叫。

他可不认为,自己连木仓图都不如。

苏奕似看穿他心思,语带讥诮道:“区区武道宗师而已,也配与我苏某人为敌?”

话音未落,他已再次出剑。

同样是简简单单一剑,却给秦闻渊以逃无可逃,避无可避,如若深陷天罗地网中般的绝望之感。

“开!”

秦闻渊怒吼,挥刀上前,完全就是玉石俱焚般的架势,死也要拖苏奕垫背。

可下一刻,他手腕剧痛,战刀脱手而飞。

紧跟着,一抹剑锋刺入咽喉,贯穿而过。

噗!

血水迸溅而起。

“我师兄……会……会为……我报仇的!!”

秦闻渊声音断断续续,越来越虚弱,满脸写满了痛苦、不甘、愤怒、怨恨之色。

苏奕已收剑于手,敷衍地说了句:“走好。”

噗通!

秦闻渊从高台上栽落地上,双瞳睁大,死不瞑目。

全场死寂。

章知炎这等武道宗师都毛骨悚然,背脊直冒寒气。

秦闻渊,云河郡城一代权柄滔天的大人物,影响了云河郡十九城三十年的武道宗师,却竟就这般被灭杀于此!

任谁能不惊?

再看场中其他大人物,无不心神惶惶,惊骇无措。

这完全要比木仓图落败更让人感到害怕和恐惧。

而那些年轻一代的子弟,都早已呆滞在那,脑海空白。

今日所见之一切,对他们而言,直如神话传说般,血腥、震撼、匪夷所思!

就是黄乾峻、袁珞兮、袁珞宇他们,一个个也都默然,内心涌起说不出的震撼。

“快来人杀了这恶贼!快啊!”

蓦地,一道凄厉惊恐的尖叫响起,就见秦枫披头散发,仓惶逃窜,如若疯掉似的。

苏奕脚尖一挑,秦闻渊遗落在地的战刀掠起,被他探手抓住,随手一掷。

噗!

数十丈外,秦枫的身影被战刀从背部贯穿而过,狠狠摔在地上,就此毙命。

自始至终,在场那些郡守府的大人物们,没有一个敢上前去营救这位郡守之子。

这一幕,让得在场众人心中又是一颤。

之前,苏奕说要杀秦闻渊父子时,还有不少人没当真,根本不相信他能办到。

可此时,全都沉默了。

“还有谁要和我苏奕清算的?”

高台上,苏奕环顾四周,淡然出声。

轻飘飘一句话,久久在校场中回荡着,却无人应答。

苏奕一个人而已,败青河剑府之主、闯重甲千军之阵,剑杀郡守父子!

谁不想活了敢去应答?

见此,苏奕并不意外。

他看了看天色,将御玄剑收起,手中则多出一柄油纸伞。

当伞面在头顶撑开。

哗啦~

天穹厚重的云层中,酝酿已久的一场滂沱大雨倾盆而落。

雨势之大,怎一个痛快了得!

————

ps:感谢“书友56749303”“A01峡江中通”等童鞋的打赏捧场!

感谢“遛个球”童鞋的盟主赏!

嗯,又欠了一个五更,商量个事,大家别砸盟主了,等金鱼还完债再来行不行?快哭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