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:青衣仗剑 惯披霜冲雪 第一百二十五章 捧杀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64 字 6个月前

“苏奕苏公子到!”

大喝声中,所有目光都看向校场外。

一辆马车停在那,从其上走下一道颀长的身影。

一袭青袍,负手于背,淡然出尘。

正是苏奕。

在其后,黄乾峻默默跟随。

“他就是苏奕,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,如果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只是个文弱书生呢。”

一个身着华裳的少女撇了撇嘴道。

她旁边的老者,面色肃然道:

“丫头,不可胡说,历经昨晚一战,早已证明了苏奕远非寻常可比,强大如青峰剑老周怀秋,也都挡不住他的一剑,其武道力量,都能让城中那些老辈人物羞愧低头。似这等人物,岂是能被小觑的?”

“是,爷爷。”

华裳少女低头,面露愧色。

此时,不知多少人目光汇聚在那青袍如玉的少年身上,不知多少年轻一代的风流人物,心中不是滋味。

一年前的苏奕,仅仅只是青河剑府外门剑首。

如今的他,则敢在丰源斋第九层仗剑杀人。

更以一剑之力,镇压周怀秋青河剑府内门排名第四的长老!

这在云河郡城年轻一代中,无人能做到!

“竟真的是这家伙……”

当看到苏奕那熟悉的身影,章远星脸色彻底变了。

他也听说了昨晚发生在丰源斋的事情,原本还不敢相信。

可当真正看到苏奕时,他心中那仅剩的一丝侥幸彻底粉碎了。

“当初我说好风凭借力,可以送他上青云,怕是被他当做傻子看待了吧……”

章远星内心涌起说不出的羞耻感。

而当想到当初在广陵城杏黄小居时,他和熊伯差点就和苏奕动手,浑身都浸出冷汗。

“若当时袁珞兮没有出现,熊伯怕是都被这小子杀了吧?”章远星神色变幻不定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章知炎忽地皱眉开口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章远星摇头,他哪会把这等丢脸的事情说出来了。

“这苏奕轩昂如朝霞举,肃肃如松下风,浑没有年轻人身上的毛躁和浮夸,这般气质可罕见的很,可怕的是,他的胆魄也极为惊人,若给其机会,以后恐怕又会是一个镇岳王!”

章知炎感慨。

镇岳王,木晞!

大周九位外姓王中最惊采绝艳的一位武道奇才,年仅二十岁便踏入宗师之境,八年前,以二十三岁的年龄成为大周最年轻的一位外姓王!

大周皇帝特赐“镇岳”为封号!

眼见章知炎拿镇岳王来评赞苏奕,附近那些大人物们都不禁哗然,内心更涌起说不出些许嫉妒来。

他们辛苦修行多年,到如今大多都滞留在聚气境中。

苏奕年仅十七岁而已,就能得到堂堂章氏族长如此高的赞誉,怎能让人不生妒?

唯独袁武通眉头微皱,道:“章兄,以你的身份,这般捧杀一个年轻人,是不是有些下作了?”

章知炎哈哈笑起来,道:“捧杀吗?谈不上,反倒是袁兄你今日若保不住此子,说再多也是妄谈。”

众人心中一凛。

敏锐察

觉到,袁武通、章知炎这两位站在云河郡城最顶尖位置的大佬,话语间针锋相对!

“袁家之主竟真的是要为那苏奕出头?”

不少人心中一颤。

“来了,他总算来了……”

秦枫暗松口气,他之前还有些担心苏奕不敢赴约,而现在,随着苏奕出现,他内心的担忧也是被一抹亢奋取代。

这些天,他食不知味,无时无刻不想着该如何报仇!

“你且去找个地方等着。”

走进校场,苏奕浑然没有理会四周投来的目光,随口吩咐了一声。

黄乾峻连忙答应。

可就在此时,高台中央坐席上的秦闻渊冷哼一声,道:“黄乾峻,你让我很失望!”

黄乾峻浑身一僵,脸色变幻不定。

好半响才深呼吸一口气,道:“姑丈,你……”

可不等他说什么,秦闻渊就挥手打断道:“莫要再称我姑丈,我秦闻渊可没有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侄儿!”

全场错愕。

这才意识到,跟随苏奕一起前来的这少年,竟和秦闻渊还有这样一层关系。

可很显然,对于这少年和苏奕为伍,已让秦闻渊动怒。

黄乾峻气得脸颊涨红,他妈的,老子什么都没说呢,你就给我安一个“吃里扒外”的骂名,有你这样的姑丈?

“你且去一侧。”

苏奕说着,目光已淡淡地看向秦闻渊,道,“你堂堂郡守,却羞辱我身边的人,这是打算给我一个下马威?”

全场一寂,不少人倒吸凉气。

谁也没想到,在这属于秦闻渊的青鼎校场中,苏奕竟还一点也不收敛,强势之极!

“大胆!苏奕,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处境,还敢这般叫嚣,不怕给乱刀砍死?”

秦枫指着苏奕,大声呵斥。

秦闻渊眉头一皱,刚要阻止儿子开口,却已来不及了。

因为他太清楚,这样的言辞交锋,自己儿子作为曾经的失败者,只会是自取其辱……

果然,已走到一处角落中的黄乾峻闻言大怒,冷笑道:

“秦枫,是谁在那天晚上跪在地上,一边抽自己耳光一边道歉的?这件事,可早就闹得满城轰动,没曾想,你竟还有脸在这时候出来叫嚣,我都替你感觉丢脸!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枫气得脸色发绿。

“闭嘴。”

秦闻渊眼神淡漠,一句话,让秦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噤若寒蝉。

即便如此,在场众人的神色也变得异样起来。

虎父犬子,大抵如此。

秦闻渊自然也能察觉到众人心中在想什么,神色愈发淡漠了。

今日不除苏奕,他儿子以后无论出现在哪里,怕都会被人拿此事羞辱!

心中如此想着,他嘴上则平淡道:“苏奕,今日召你前来,既是我的意思,也是青河剑府的意思。”

顿了顿,他神色蓦地变得威严而慑人,道:“我儿子所遭受的羞辱,我可以不计较,毕竟他技不如人,怨不得谁。但我郡守府那六位护卫,不能就这么白死了!”

一番话,隆隆响彻在校场中。

驻守四周的上千兵卒和郡守府那些

大人物们,皆神色不善,冷冷看向苏奕一人。

那等压抑的氛围,让在场许多大人物都躯体发紧,脸色微变。

苏奕却浑似不觉,目光一扫四周,淡然道:“你觉得他们不能白死,那就放马过来,我此次前来,本就是要把一些隐患彻底做个了断。”

众人都是一呆。

苏奕明明是一个人孤零零立在那,可给人的感觉,却如若神祇在俯瞰世人,何止是强势,简直是傲慢到极致!

秦闻渊眸光微微眯了眯,忽地道:“袁兄,你确定还要为此子出头?”

苏奕太镇定了,让他一时拿捏不住苏奕的底气从何而来。

袁武通笑了笑,道:“那也得看苏公子是否需要,不需要,我若强行出头,就是画蛇添足。”

“老狐狸!”

章知炎暗骂了一声。

他自然看出,秦闻渊是要让袁武通第一时间表态,可袁武通却根本就不上当。

但不管如何,这番话还是让所有人都看出,袁武通所代表的袁家,是站在苏奕这边的!

秦闻渊略一沉默,目光看向右侧一排席位上,道:“诸位,苏奕便是昨晚杀害你们各家子弟的凶手,如今他已站在这里,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理?”

那些坐席上,坐着的皆是钱云久、霍隆、柳莺等七人的宗族长辈。

闻言,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起身,悲恸大喝:“似此等恶徒,自当千刀万剐!”

其他人也纷纷叫嚷:“对,就该千刀万剐!”

一时间,苏奕俨然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。

可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直接无视了。

都懒得多说一个字。

若世间事用言辞上的喝骂就能解决,那还修炼个什么?

秦闻渊一直在关注苏奕,当看到这少年兀自淡然自若,毫无情绪波动,眉头都不禁皱起来。

他沉声道:“苏奕,你就没有一点忏悔惭愧之心?”

这时候,苏奕也皱了皱眉,有些不耐道:“我是来解决隐患的,可不是来听你废话的,或者说,你是打算拖延时间,直到青河剑府的人来,再一起动手?”

被这般毫不客气地质问,让得秦闻渊眸子寒芒涌动。

他堂堂郡守,一位名震衮州境内的武道宗师,何曾被这般轻慢过?

若不是直至现在,还没有摸清楚苏奕的底气何来,他早以雷霆之势,将其击毙了。

就是在场那些大人物们,都暗暗咂舌。

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见到苏奕,眼见这样一个少年在这等时候,都强横至此,谁能不惊?

唯有袁武通暗暗赞叹,“也只有这般人物,才能写出那等绝世墨宝了!”

昨天晚上,他把那一副字观摩了整整一夜,如痴如醉,非但不觉枯燥,反倒隐隐有所感悟,令得自身武道修为都有精进的迹象!

这让袁武通震撼之余,愈发意识到,女儿口中这位“苏先生”是何等不凡。

“青河剑府府主木仓图前辈驾临!”

蓦地,校场外响起一道大喝声,引得全场皆震,目光皆齐刷刷看了过去。

————

ps:安慕希童鞋请查收龙套“木晞”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