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:青衣仗剑 惯披霜冲雪 第八十八章 做什么都行?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55 字 6个月前

“师叔!”

远处,紫袍青年大叫,心都悬在嗓子眼。

其他人也无不失色。

砰!

危机关头,青衿毫无惧色,拼命抵挡,可却被这一击震得绯月双刀脱手而飞。

她的身影更是直接摔倒在数丈之外,泛着苍白色的唇中,已是咳血连连,明眸黯然,一身气息都衰弱下去。

“竟没死?”

麻衣男子微微皱眉,似很意外,也有些吃惊。

“六殿下,趁我还没死,你赶快走吧,我知道你身上还有保命的底牌,该用的时候,也不要顾惜什么。”

剧烈的咳嗽声中,青衿艰难站起身来,她看了看摔落在远处的绯月双刀,眸子泛起一丝无奈。

而后,她摇了摇头,深深呼吸一口气,苍白绝美的脸庞上已尽是平淡之色,道:“他可以不要命,我亦可以!”

麻衣男子瞳孔微凝,竟罕见地有些迟疑。

“师叔,要死一起死!”

紫袍青年大叫,眼神尽是狠色,“以后父皇知道今日之事,他们这些人全都得死!!”

不远处,中年文士等人皆微微色变。

“我一路护送你,岂是让你寻死的?赶紧滚!”

青衿喝斥。

“走?今天这里所有人都休想活着离开!”

远处,中年文士神色森然道,“只有你们全都死了,这件事才会永远不会查到我们身上!”

一下子,袁珞兮、程勿勇他们也都心寒。

也就在此时,一道无奈似的轻叹声响起:

“我就说这是个大麻烦。”

伴随声音,苏奕从船舷处走了过来,手握竹杖,淡然出尘。

众人目光下意识看过去。

袁珞兮、程勿勇、黄乾峻的眸子却齐齐亮起来,神色激动,苏先生终于打算出手了?

而当看到是那个曾在楼梯口处被自己吓退的少年时,中年文士顿时冷笑起来,“小家伙别怕,待会我保证一刀剁了你脑袋,给你个痛快!”

他附近那些黑衣人皆笑起来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听到苏奕的话,紫袍青年脸颊变得铁青无比,“还认为我让你们留在这里,是害了你们!?”

他神色都隐隐有些狰狞,愤怒无边。

“难道不是?”

苏奕反问,“明知自己身上有秘密,还堂而皇之地在此饮酒作乐,何其之蠢。如今因为你,却要害得在场所有人都遭受牵累,又何其自私?”

紫袍青年气得差点咳血。

之前时候,他也曾训斥苏奕愚蠢和自私,没曾想,现在却反被苏奕骂回来了!

“瞧瞧,他们开始内讧了,这是不是叫狗咬狗?哈哈哈。”

远处,那曾刺杀紫袍青年的妇人肆无忌惮地笑起来。

苏奕眼神平淡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待会,你最好还能笑得出来。”

妇人内心涌起一丝莫名的寒意,笑声也戛然而止,有些惊疑不定,一个搬血境少年而已,怎会有这般可怕的眼神?

“六殿下,这次只有苏先生能救我们,我再跟你说一次,莫要让怒火冲昏了头脑。”

袁珞兮深呼吸一口气,认真说道。

“你说他……他能救我们?”

紫袍青年有些懵,感觉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“袁小姐,都什么时候了

,我希望你莫要开这种玩笑!”

张舵脸色难看。

连青衿这等恐怖存在都不是那个武道宗师的对手,更何况是苏奕这样一个搬血境少年?

远处中年文士他们也都愣了一下,旋即哄堂大笑。

连那手握黑色短戟的麻衣男子也微微摇了摇头,在他眼中,苏奕就如跳梁小丑般,不知死活。

若不是忌惮青衿拼命,他早已出手杀了苏奕。

而此时,青衿也不禁恼火,冷冷瞥了苏奕一眼,讽刺道:“你若真能救得了这里所有人,让我做什么都行!若不能,你就给我乖乖地滚蛋!”

“做什么都行?”

苏奕想了想,道,“这个条件倒也勉强可以接受,否则,去帮一些无缘无故的人处理麻烦,总归让我心中不爽。”

青衿一呆,这小子怕不是疯了吧?

远处,麻衣男子眸子中冷芒一闪,趁着青衿分心的这一瞬,悍然出击。

一位宗师的突击,何等恐怖?

就见——

轰!

黑色短戟裹挟着磅礴刺目的力量,劈出时将空气碾爆开,发出尖锐的音爆声。

“快躲开!”

青衿俏脸一变,一把就要将挡在前边的苏奕推开。

可让她错愕的是,她那等力量何等大,然而推在苏奕身上时,却如推大山,纹丝不动。

锵!

便在此时,众人耳中听到了一道清冽的剑吟。

紧跟着一抹剑光亮起,那一瞬,黑暗的夜色中像有一道闪电乍现,撕裂如墨夜空。

众人眼前都是一阵刺痛,眼泪差点流出来。

而麻衣男子只觉神魂悸动,眼神泛起一丝恍惚,意识之中,似有混沌初开,一抹剑气如万古云霄般从混沌中涌现,那般巍峨古老、那般浩渺高远……

而后,这一抹剑气狠狠斩下!

一股渺小无助的绝望情绪涌上全身,刺激得麻衣男子禁不住惊恐大叫:

“不——!”

声震夜空,隆隆滚荡。

全场众人皆浑身一激灵,抬眼看去,就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——

原本冲杀出击的麻衣男子,身影却在半途停顿,手中劈下的黑色短戟都僵硬在半空,那坚毅黝黑的面庞上爬满了惊恐和绝望之色。

而后,噗通一声,他整个人直挺挺地倒下,砸得地面都是一震。

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伤口,可他体内的生机犹如瞬息蒸发般,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“不——”

“不——”

麻衣男子临死前那嘶吼般的大叫声兀自在回荡着。

当看到这诡异的死亡一幕,所有人都头皮发麻,毛骨悚然。

“这……”

中年文士他们惊得呆滞在那。

一位武道宗师,怎会就这般离奇地死掉?

“死了?就这样死了?!”

紫袍青年都差点跳脚,眼神恍惚,脑袋发懵,都怀疑是在做梦。

他没有注意到,身边的护卫张舵也罕见地失神,被这死亡一幕惊到,手脚都在微微颤抖。

这是何等剑术?

“苏先生的手段愈发神秘莫测了!”

这时候,纵然是颇为了解苏奕的袁珞兮、程勿勇、黄乾峻三人,都不禁愣神,心潮起伏,震撼到无以复加。

一剑出,若闪雷电掣,划破夜空。

而一位武道宗师,却竟这般毫发无损的暴毙当场,这样的死法实在太诡异和可怖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青衿距离最近,受到的冲击最大,话都说不出来。

而当麻衣男子出手时,她本打算推开苏奕这不知死活的少年,可谁曾想,却没有成功。

不过,也正是这一瞬,让她看到了苏奕如何出手的。

手腕一抖,青碧如玉的竹杖中,有利剑如惊电般飙射而出,划破夜幕,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可让她彻底懵掉的是,这一剑斩下后,距离麻衣男子尚有一丈距离,都不曾沾到对方的衣袂。

可麻衣男子却竟就这般离奇地死了!!

就在她心神恍惚时,站在她前边的苏奕纵身一闪,倏尔来到不远处那妇人身前。

比他速度更快的是手中的尘锋剑,直似一往无前的一抹光,轻而易举洞穿对方咽喉。

噗!

血水飞溅。

妇人瞪大眼睛,脸上写满惘然和错愕。

她刚才也被震撼到,可当回过神时,这一剑就已刺来,令得她就像待宰羔羊般,直接被刺杀当场。

“笑的不合时宜,会死人的。”

苏奕轻声道。

拔出剑锋,再没看那噗通一声跌坐在地死去的妇人一眼,苏奕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中年文士。

而此时,中年文士他们都已回过神来,一个个全都色变,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惶恐。

麻衣男子是他们最大的依仗,可却就这般被一剑杀了。

这让他们焉能不惊?

“快,快走!”

中年文士大叫,扭头朝楼梯口冲去。

他身边那十多个黑衣人更狠,直接朝两侧船舷冲去,试图从这第九层高台上直接跳到下方的大沧江中。

可程勿勇、张舵等人岂能让对方如愿,第一时间就暴冲而出,展开杀戮。

“杀,不能让这些贼子逃了!”

“大伙一起上!”

“干死这些狗日的!”

这第九层高台上,并不止苏奕他们这些人,还有之前一直躲避在远处的许多乘客,其中不乏一些武者。

见到这样一幕,这些武者一个个也都冲出来,大喊大叫着冲上去帮忙。

苏奕原本打算追击,见到这一幕,顿时止步,收剑入鞘。

他向来很懒,能由别人代劳的事情,他决不会亲力亲为了。

转身找了个椅子坐下,苏奕不由长吐了一口浊气,感受着神魂中传来的阵阵疲惫感,不由自嘲不已。

刚才杀死麻衣中年那一剑,是他才刚刚修炼的一个神魂秘法“大虚魂剑诀”。

剑如大虚神岳,擎天巍巍,直接斩在神魂中,可杀人于无形!

这是一门魂修一道的秘法,谈不上高深,也正因如此,才勉强能让苏奕以现在的神魂力量施展出来。

可尽管如此,这一剑依旧差点抽空他神魂的力量。

“必须抓紧修炼【他化自在经】,唯有如此,才能游刃有余地施展这大虚魂剑诀……”

苏奕暗道。

正思忖时,忽地,苏奕注意到不远处的紫袍青年将目光看了过来。

——

ps:感谢搁浅、安慕希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!

这一章没来得及检查,大家先看,金鱼接下来慢慢修错别字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