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:青衣仗剑 惯披霜冲雪 第八十七章 绯月双刀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965 字 7个月前

“怪不得会被程勿勇误认为是一位十七八岁的武道宗师,拥有这等灵体,早不能用这世俗武者的境界来衡量。”

与此同时,苏奕察觉到,这青衿的气息虽强大,但也仅仅只是聚气境初期的修为罢了。

当然,这种灵体所掌握的力量,注定要远远超过这世间的聚气境存在!

青衿的出场,让中年文士等人的神色皆凝重不少。

可旋即,之前曾刺杀紫袍青年的妇人就冷笑一声,道:“六殿下,你以为我们此次行动,没有算准你身边这个最大的威胁吗?”

说着,她目光忽地看向那些早已躲避在远处的人群中,道:“前辈,还请您出手!”

众人下意识看过去。

远处人群一阵骚动慌乱,纷纷闪避。

可唯独一个麻衣男子没有动。

他鬓角微白,肌肤黝黑,背负一个四尺长布袋,貌不惊人。

当察觉到众人的目光看过来,麻衣男子皱了皱眉,便长叹一声,大步朝这边走来。

咚!咚!咚!

每一步落下,坚厚的地面就随之一震,他身上的气势随之攀升一截。

而在众人眼中,恍惚之间,这麻衣男子仿似化作一座山岳,正自横移而来,身上气息巍峨厚重,压迫得人呼吸困难。

“宗师!”

程勿勇脸色难看起来。

刚才他们在这里用餐,竟都没有察觉到,一位武道宗师混迹于此!

不对,苏先生之前提议要离开此地,怕是早已看出这第九层楼台中存在着类似的麻烦。

他忍不住将目光看向苏奕。

却见苏奕神色平淡如旧。

与此同时,程勿勇耳中响起苏奕的声音:“待会若真避不开麻烦,你保护好你家小姐和黄乾峻便可。”

程勿勇心中一震,整个人却放松了许多。

“宗师!”

这时候,袁珞兮、黄乾峻等在场众人,也都终于反应过来,一个个都色变,手脚发凉。

一入宗师,便如天上神龙!

在大周朝境内,唯有宗师坐镇的势力,才能称得上是一方大族!

而遍数云河郡十九城中,宗师这等存在也仅仅只一小撮罢了。

可现在,一位宗师就这般出现在这楼船九层高台之上,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“真是好大的手笔!”

紫袍青年脸色也变了,眸子中尽是怒意。

竟派出一位宗师行刺自己,可见对方用心之毒,手段之绝!

“就知道会是这样。”

青衿转过身,如刀锋似的眸看向那麻衣男子。

她美丽绝艳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屑,“宗师之辈,当如天上大日,光明磊落,有睥睨无忌之势,你却畏畏缩缩,藏头藏尾,直至此时才现身,纵有宗师修为,却配不上宗师之誉。”

一番话,霸气十足。

众人都不免动容。

麻衣男子神色坚毅,不动如磐石,淡漠道:“龙有千变万化之能,大可搅乱天下风云,小可蛰隐微末之间,正如这世间宗师之辈,也自然各有各的行事风格,姑娘以偏概全,何异于一叶障目。”

夜色深沉,此地气氛愈发压抑紧绷,山雨欲来。

“龙?呵,这只是世俗武者的推崇之词罢了,若自己也把自己视作龙,未免贻笑大方。”

青衿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,美丽、惊艳、强势

她将手中酒壶抛出去,稳稳落在一张案牍上,而后抬起纤细洁白的玉指,在左臂手腕的青碧玉镯上一抹。

随着一抹火光流转。

锵!锵!

两道刀吟响彻。

在看她双手中,已握着一对战刀。

刀锋如残月,刀身流淌氤氲着淡淡的火焰灵光,握在手中,直似握着两弯火月。

绯月双刀!

“这般夜色,割宗师头颅,佐以入酒,倒也不错。”

慵懒磁性的声音中,青衿一身衣袍飘曳,那曲线曼妙的身影涌出一股惊人的气势。

其手中绯月双刀随之嗡嗡颤鸣,清冽悠扬。

众人呼吸一窒,只觉肌肤刺痛,咽喉似被锋芒抵住,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就是程勿勇、张舵这等聚气境高手,浑身也骤然一紧,感受到一股扑面而至的压力。

蓦地,青衿身影前冲,秀发飞扬。

唰!

由于速度太快,她的身影拉出一道残影,尚在半途,她手中双刀交错,蓦地一起斩出。

那一瞬,似有一对绯红的弯月划破夜色,光影刺目,带着虚幻缥缈的光,坠落凡间。

绯色流虹!

地级上品秘技,已被青衿淬炼到炉火纯青之地步,一经施展,奥义尽显。

麻衣男子瞳孔微眯,伸手朝背后一拔。

其背上的三尺布袋爆裂,一柄三尺长黑色短戟出现其手中。

铛!!!

撕裂耳膜般的碰撞声响彻,穿金裂石。

麻衣男子身影倒退出数步,这才稳住身影,他气血翻腾,手中黑色短戟嗡嗡震颤不已。

再看青衿,手拎双刀,身姿卓然,一身刀气满乾坤,尤其是她那一对美眸,明如刀锋般慑人。

好强!

众人无不被这一幕惊到。

一位武道宗师,竟在一击中被逼退!

不动手时,青衿绝艳脱俗,似戏台上的大青衣,风情万种,气场十足。

而一旦动手,则那般凌厉霸道,威势如虹,都让在场诸多男儿都自惭形秽,暗叹弗如。

“这位姐姐太厉害了!”

袁珞兮眸子发亮,激动叫出声。

锵!

青衿并未停下进攻的态势,战斗时的她浑身都透着肃杀气息,手中绯红双刀幻化出漫天火红残月虚影,一刀比一刀快,一刀比一刀霸道。

何止是凌厉,简直是霸烈如火!

铛!铛!铛!铛!

密集的刀锋和短戟碰撞声如鼓点似的响起,在夜色中回荡,震得人们气血翻腾,耳膜刺痛。

就见战场中,刀光如火纵横交错,而青衿的身影恰似一道夭矫闪电,虚幻而凌厉。

麻衣男子连续被震退了多次。

可他也极可怖,沉凝如山,势如磐石,任凭那狂风暴雨般的攻伐劈斩,却并不曾真正负伤。

猛地,他眸子中绽放冷电,呵气如雷,“聚气境便有这般战力,的确堪称恐怖,但可惜,宗师不是你能挑衅的!”

轰!

他脚掌猛地一踏,浑身威势暴涨一大截,猛地将手中黑色短戟挥动。

那一瞬,直似挥动一条黑色雷霆!

砰!

身影交错,青衿的身影在虚空一滞,而后凌空翻飞出去。

竟是被这一击震飞!

全场一寂,鸦雀无声。

程勿勇、张舵等人无不色变,这……这才是宗师之力!

反观中年文士他们,则无不暗松了口气。

刚才青衿的攻势太强了,令他们看得都心惊肉跳,快喘不过气来。

还好,现在局势已开始逆转!

“哼,你似乎也不过如此,时间宝贵,现在便杀你!”

青衿明眸泛起如火般的杀意。

身影一闪。

她再次拎刀冲出。

只不过,在其身上却有一股沛然的烟霞光影涌现,灿然若旭日,在这夜色中格外璀璨。

而她的气势,则变得若水云般缥缈起来。

“来自血脉中的烟霞真意,这才是她敢于挑战养炉境的底牌。”苏奕眸子暗暗点头,早料到会如此。

只是,对面那些敌人难道就没有其他底牌?

毕竟,这可是刺杀一位皇子的事情,而看对方的架势,明显是蓄谋已久,除了出动一个武道宗师,怕是还另有手段。

铛!

苏奕思忖时,场中战斗爆发。

施展出天赋力量烟霞真意后,青衿的力量明显强大了一大截,和那麻衣男子厮杀时,不止可以分庭抗礼,隐隐还占据了上风。

这让众人的心都被吸引过去,紧张关注。

仅仅片刻——

麻衣男子唇中淌出一丝血渍。

这一幕,令所有人震撼,一位武道宗师,竟在厮杀中受了内伤!

可出人意料的是,麻衣男子却浑不见惊怒之色,反倒长声一叹,道:“罢了,既答应参与这次行动,又何须再惜命。”

怅然的声音中,他一身气息轰然沸腾,直似汪洋大海掀起了怒浪狂涛,一股毁灭般的气息,随之扩散全场。

“自损性命为代价的禁术?”

青衿一对娥眉蹙起,俏脸浮现凝重之色,她全力攻伐,绯红双刀直似一对陨落的流星般,从天而降。

铛!!!

可这一次,在那惊天的碰撞声中,她那窈窕傲人的身影,竟是被震得踉跄倒飞出去,俏脸都苍白起来。

一对灵秀的美眸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就见麻衣男子身上犹如无尽火焰燃烧肆虐,手握黑色短戟,带着滔天的杀意,纵身朝青衿杀去。

直似神魔!

轰!

他挥动黑色短戟,锋芒所指,直似惊天雷霆劈出。

青衿一咬牙,不退不避,与之硬撼。

砰!

其身影再次被震飞出去,唇中咳血,绝艳明媚的俏脸都变得煞白,眉宇间罕见地露出惊怒之色。

紫袍男子和袁珞兮他们无不心中发寒,彻底变色。

中年文士他们则面露杀机,蠢蠢欲动,打算趁机出动,去将今晚最大的猎物擒下。

“你能与我以命抵命,也算值了!”

战场中,麻衣男子淡漠出声,再次出击。

轰!

黑色短戟扬起,带着无尽罡煞洪流劈杀而下。

青衿避无可避。

这一击看似简单,实则覆盖四面八方,犹如天罗地网,避无可避,只能硬撼。

这一瞬,她唇角不禁流露出一丝苦涩,自己还是低估了宗师的可怕……

————

ps:嗯……看晚上9点前能不能再写一章吧。

看着我努力诚恳的眼睛,不投月票良心不会痛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