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:青衣仗剑 惯披霜冲雪 第八十六章 水云身 烟霞韵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79 字 9个月前

紫袍青年很想讽刺一句。

可为了保持自身风度和修养,他微微一笑,主动迎接上去,故作豁达道:

“苏奕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能认识到错误回来,我很高兴,也自不会计较刚才的不愉快,你也莫要往心里去。”

袁珞兮他们呆了一下,神色古怪,这家伙自我感觉怎么就这么好呢?

苏奕一指远处楼梯口,道:“麻烦已经找上门了,知离公子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说罢,他来到船舷一侧的椅子上坐下,目光看着远处笼罩在夜色中的大沧江,陷入思忖。

今夜,怕是不可能平静了。

麻烦?

紫袍青年皱眉,目光看了一下身边的张舵,“你去看看。”

“殿……您自己小心。”

张舵犹豫了一下,纵身掠了过去。

紫袍青年眼神温柔,看向袁珞兮,道:“袁小姐,我刚才说过,只要有我在,这里便是楼船上最安全的地方!”

袁珞兮哪有心思跟他掰扯,正准备离开。

忽地,不远处一个抱着襁褓的妇人匆匆走来,神色惊慌,嘴里不停念叨:“我要下去,我丈夫还在楼船第八层中……”

紫袍青年皱眉,上前阻拦道:“楼下很危险,听我的,你和孩子留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妇人一直低着头,此刻忽地抬起头,唇角泛起一抹冷笑:“是么?”

说话时,她一直抱着襁褓的手中,已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朝紫袍青年腹部狠狠捅去。

这绝对是个老辣无比的刺客,不止伪装得极像,且神态举止皆和寻常妇人没什么区别。

可当她爆发时,却深谙快、准、狠三字!

噗!

紫袍青年猛地弯腰,捂住腹部,身影踉跄倒退,神色间写满惊愕和不解。

“找死!”

这时候,距离紫袍青年不远的程勿勇才猛地反应过来,眸子中精芒爆射,一掌朝那妇人拍去。

谁曾想,这妇人却竟灵巧无比,一个闪身,就挪移到了不远处。

她将手中伪装的襁褓甩手扔掉,脸上非但没有喜色,却显得格外的阴沉和难看。

“知离公子,你没事吧?”

程勿勇沉声道。

这时候,黄乾峻和袁珞兮也反应过来,惊出一身冷汗。

刚才那一瞬的刺杀,竟让他们都没能察觉到!

不远处,苏奕兀自坐在那,只抬眼看了看远处那妇人,便收回目光。

这一场刺杀,时机倒也堪称精妙,恰好赶在张舵离开之后。

没有张舵保护的紫袍青年,根本没能力挡住这样的刺杀。

可惜,妇人终究还是失手了。

不是她不够厉害,是手中的匕首,太次了一些……

“我没事,有软玉金虹甲防身,就是一般的灵器也刺不穿。”

紫袍青年疼得满头大汗,但中气十足。

果然,众人就看到,他腹部的衣袍虽被刺破,但并无伤口和血渍。

“殿下!”

不远处,张舵如一阵风般冲回来,满脸惊怒和担忧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紫袍青年深呼吸一口气,脸色阴沉道,“就是没想到,这第九

层楼台上,却竟也藏有杀机!”

他目光看向那妇人,冰冷慑人。

出人意料的是,这妇人竟没有退缩撤离的打算,反倒双臂抱在胸前,神色怅然叹息道:“我也没想到,六殿下身上穿着这样一件灵器软甲。”

附近区域中,许多人惊慌退缩,都被这一幕惊到,不敢上前。

“六殿下?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袁珞兮捂住樱唇,美眸睁大。

六殿下!

能被称作殿下的,要么是玉京城中的皇室王爷,要么是当今大周皇帝的嫡系后裔!

而看紫袍青年的年龄,极可能是后者!

黄乾峻也浑身发僵,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眼前这口气大破天的家伙,竟是一位皇子!?

就是程勿勇,脸色都是一变,心头掀起惊涛骇浪。

云河郡是衮州六郡之一,位于大周疆域的西南区域,距离位于天州腹地的玉京城更是遥远无比。

对他们而言,玉京城都遥远无边。

如今,一位大周皇子却出现在了面前,那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。

“还真是个大麻烦。”

苏奕却皱眉不已。

敢于刺杀一位皇子,可想而知这一场祸事所牵累的风波会何等之大!

而他们这些人,极可能会无缘无故地被卷入到这一场麻烦中。

不过,苏奕眉头很快就舒展开,懒得再想那么多。

若麻烦上门,一剑破之便可。

“诸位莫怪我之前隐瞒身份,实在是我此次出行,本就是极隐秘的事情,谁曾想,还是被这些贼子给盯上了。”

紫袍青年苦笑不已。

只是,再面对他时,袁珞兮、黄乾峻他们的目光明显都不一样了,不敢再像之前那般放肆。

苏奕看在眼底,并未说什么。

归根到底,这里是大周的天下,皇权至上,别说是袁珞兮他们,就是武道宗师在此,怕也得礼让三分。

蹬蹬蹬!

一阵脚步声响起,远处楼梯口处,走上来一群人。

为首的赫然正是那刚才威胁过苏奕等人的中年文士。

在他身后,跟着十多个身着黑衣,带着面罩,只露出一对眼睛的强者,每个皆气息肃杀,凶悍之极。

“让六殿下受惊了。”

中年文士走上来后,笑吟吟道,“如今这楼船之上,张毅韧和其手下自顾不暇,而六殿下身边那三位扈从,也已被我们的力量一一牵制,能保护殿下的,就只剩下张舵一人而已。”

顿了顿,中年文士继续道,“若六殿下识趣,还请把东西交出来,我保证,只要拿到东西,我们立刻就走。”

“你们是谁派来的?”

紫袍青年脸色冰冷阴沉。

中年文士轻叹道:“说实话,我也想知道谁花费这么大的价钱,雇佣我们来干这一趟买卖,若不是抗拒不了这笔诱人的佣金,我们这些人可根本不敢做这等抄家灭族的事情。”

“你们是被雇佣的?”

紫袍青年眉头一拧,“他们花了多少钱,我可以给你们两倍的佣金,只要你们现在离开,我可以用自身名义保证,这件事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中年文士笑着摇头,“六

殿下,不必拖延时间,我数到三声,若你不交出东西,可别怪我等不客气了。”

“一。”

他伸出一根手指,神色平淡从容。

而在他身后,一众黑衣人皆紧握兵刃,蓄势以待。

气氛也随之变得压抑无比,空气仿似冻结。

“真没有商量的余地了?”

紫袍青年皱眉,脸色虽难看,却并不惊慌。

中年文士根本不接话,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字:“二。”

这一下,袁珞兮、程勿勇他们皆紧张起来,心中暗暗叫苦。

若有可能,他们宁可不去知道紫袍青年的身份。

现在好了,一旦这位六殿下受难,他们哪能不救?

一旦大周皇室怪罪下来,他们和他们背后的宗族势力,都必会遭受连累!

“苏先生说的不错,这家伙就是个祸害,他所在的地方才是最危险的!”

袁珞兮暗叹。

而当她看到不远处神色自若坐在那的苏奕时,心中莫名踏实平和了下来。

“有苏先生在,怕什么?”

想到这,袁珞兮纤细的腰肢都挺直了一些。

这次,不等中年文士念出“三”,紫袍青年已猛地扬声大喊道:“青衿师叔,你再不出来,我可就真完了!”

声音在夜色中远远传开。

众人皆是一怔。

紧跟着,一道慵懒中透着独特磁性的女音响起:“哼,瞎嚷嚷什么,不是还没有开战吗?”

伴随声音,众人只觉眼前一花,一道曼妙窈窕的身影已来到场中。

她一对灵眸如刀锋般明亮,一头青丝束成马尾,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庞。

她肌肤如瓷器般洁净润白,那傲人的身段纵然是一袭素净简单的衣袍都难以遮掩住,勾勒出惊心动魄的曲线。

她那带着一枚青碧玉镯的手中,拎着一壶酒,懒洋洋立在那,风情独特,却有气场十足。

当众人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,都不禁凭生惊艳之感。

“好漂亮的小姐姐。”

袁珞兮禁不住喃喃。

“小妹妹有眼光!”

青衿挑起大拇指,赞了一声,饱满的红唇泛起一抹醉人的笑容。

袁珞兮罕见地俏脸微红,竟有些抵不住对方眼神的注视。

黄乾峻内心也剧烈跳动,这女人也太妖孽了……一般的男人哪里降得住啊!

“水云身、烟霞韵,没想到这大周境内竟还有天生的‘灵霞玉体’,虽然在‘诸天灵体谱系’中,只能归类到第八等下品灵体中,但在这世俗世界,也已很难得了。”

这一刻,苏奕也不禁多看了青衿一眼,有些讶然。

这世间,有着诸多生而不凡的灵体,这些角色往往会绽放出远超寻常的光彩。

强大诸如九阳灵体、五行灵身、剑骨灵胎、雷霆战体等等,皆是堪称逆天层次的存在。

搁在大荒九州,也是凤毛麟角,万年难遇。

而像这刚被紫袍青年称作“青衿师叔”的女子,便是天生的灵霞玉体!

这等灵体,有着水云般缥缈柔润的躯体,以及烟霞般明净灵性的精气神,拥有这等天赋,已称得上是天才行列中的“小妖孽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