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剑与重生 第五十章 留一空座 只等君来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64 字 6个月前

今夜的南影,妆容格外精致靓丽。

一袭如雪白衣,裙袂飘曳,勾勒出曼妙婀娜的身段。

她发髻高挽,露出纤秀雪白的鹅颈,美眸如水,红唇饱满。

俏生生立在那,璀璨灯火都似显得暗淡,吸引了附近不知多少目光注意,一些男子更露出痴迷之色。

看着苏奕,南影轻咬红唇,眼神泛起如烟似的幽色,道:“我还以为没有了修为,苏师兄不会凑这些热闹呢,你可别多想,我绝没有讽刺的意思。”

苏奕神色不动,置若罔闻,都懒得理会这女人。

在前世,他就最厌烦这种表里不一的贱人。

“苏奕,好久不见了。”

忽地,远处人群一阵骚动,一行人朝这边走来,皆衣冠楚楚,气度威严,是久居上位的大人物。

说话的是为首一名老者,须发灰白,精神矍铄,眸光开阖间,似有冷电流窜其中,慑人之极。

只是,当目光看向苏奕时,他神色间却带着一丝感伤。

“周师叔。”

苏奕拱了拱手。

此人正是“青峰剑老”周怀秋,青河剑府内门排行第四的长老。

当年苏奕还是青河剑府外门弟子时,他便对苏奕颇为欣赏和看重,曾给予苏奕不少照顾。

同时,苏奕注意到,在周怀秋身边跟着的有倪昊、李氏族长李天寒等李家大人物们。

周怀秋轻叹一声,道:“我已听说了你在广陵城的一些事情,不管怎么说,你千万莫就此消沉颓废,过好生活最重要。”

苏奕眼神异样,点了点头。

周怀秋犹豫了一下,还是低声提醒道:“苏奕,别怪师叔说话难听,我建议,你最好尽快从文灵昭身边离开。”

“她已是‘宗师弟子’,你该清楚这个身份的重量,而你……注定是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。”

说罢,周怀秋似担心打击到苏奕,伸手拍了拍苏奕肩膀,以示安慰。

“苏师兄,师叔是为你好,你可别多想。”

一侧的南影也柔声道,“我们大家都清楚,以你如今的地位,若还以夫妻的名义和文灵昭这等宗师弟子在一起,注定是祸非福。”

话虽这般说,她眼神深处有着一丝幸灾乐祸之色闪过。

苏奕直接无视了南影,对周怀秋说道:“周师叔有所不知,我早有了想要解除这门婚事的心思。”

周怀秋欣慰道:“你有此想法,我便放心不少。”

南影唇角泛起一丝嘲弄的弧度,这还是当年傲骨铮铮的外门剑首?

看来这一年的赘婿生活,早已磨碎了他的傲骨,不得不向现实低头!

倪昊一直冷眼旁观,不曾理会。

武者和普通人之间,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见此,苏奕顿时知道,他们想错了。

他之所以打算解除婚事,只不过是不想糊里糊涂头上就带上一抹绿色罢了!

哪可能会在意一个“宗师弟子”所引来的麻烦?

摇了摇头,苏奕也懒得解释什么。

“周兄,晚宴将开始,咱们是不是该入场了?”

一直不曾说话的李天寒忽地笑着开口。

周怀秋点了点头,对苏

奕道,“你被阻挡在这里,是因为没有请帖么?那就跟我们一起进去吧。”

说着,他已迈步朝前行去。

其他人皆纷纷跟上。

驻守在附近的禁卫皆让开道路,不敢阻拦。

胡铨忍不住低声道:“姑爷,他们是不是误会了,你明明有请帖的,还是贵宾请帖,连傅山大人都特意叮嘱过……”

“理会这些作甚,我们快走吧。”

苏奕笑着打断,负手于背,朝龙门桥上行去。

胡铨连忙跟上。

他一个小小管事,可根本没有请帖,必须得紧跟苏奕身边。

夜色渐深。

龙门桥中央,位于大沧江江心上空。

三丈高,十丈范围的擂台四周,早已摆设了桌椅,汹汹的火炬把这里照得一片通明。

当龙门大比开始,这里,就将成为万众瞩目的核心地带!

此时擂台四周的席位上,已坐着许多来自广陵城和落云城的大人物们。

广陵城这边,有城主傅山、禁卫统领聂北虎、黄氏族长黄云冲等大人物。

文家这边,由于族长文长镜早在很多天前就前往天元学宫探亲,故而出席的是主脉二长老文长青。

落云城那边,出席的有城主利剑宇,第一宗族墨氏族长墨浩龙等等落云城的大人物。

当周怀秋一行人抵达,在场来自两个城池的大人物们纷纷起身,笑着招呼。

这一幕也引起了附近区域轰动。

“快看,那便是‘青峰剑老’周怀秋,青河剑府响当当的大人物!”

“这次龙门大比上,谁家子弟表现出色,谁就可能会被周怀秋大人看中,直接选拔为青河剑府弟子!”

“那女子是谁,容颜竟如此出色?”

“那可是青河剑府的内门弟子,名唤南影,仙子般的人物,在云河郡城也是名声远扬的绝色佳人!”

“什么时候,我若能有资格参与到宴会中,死也足了……”

……附近江面上,帆影点点,灯火璀璨,船上的人们皆很兴奋,神色间皆是向往和憧憬。

这是一场大人物的盛宴,是风流人物竞逐风流之地。

对两大城池的人们而言,若能参与其中,就已堪称是莫大的荣幸!

就在这沸腾似的热闹议论声中,周怀秋、李天寒、南影、倪昊等人已陆续入座。

李天寒似发现了什么,道:“我看人都差不多来齐了,傅兄身边却空着一个位置,这是为谁准备的?”

在座大人物闻言,皆纷纷看过去,露出好奇之色。

城主傅山是龙门宴会的东道主,其位置自然是最中央的地方,也距离龙门擂台最近,视野绝佳。

可在他身边,却空着一张座椅。

傅山哈哈笑道:“这是为一位贵客准备,至于究竟是谁,恕缚某先卖个关子。”

众人不免讶然,在内心揣测不已。

贵客?

又是哪位贵客了?

难道还能比周怀秋的身份更高?

黄云冲和聂北虎对视一眼,隐约猜出来了,心绪都一阵翻腾。

这看似是傅山大人身边的一个位置,可代表着的意义可完全不一样!

不过,傅山不愿揭破,他们也很识趣地没有吭声。

与此同时。

在宴会场地附近区域,也汇聚着许许多多的身影。

大多是各大宗族年轻一代的子弟。

他们还不够资格列席在宴会上,只能在附近区域观望。

“咦,苏奕,你怎么混进来了?”

当苏奕和胡铨出现,很快就被认出来。

说话的赫然正是文少北!

他一脸的错愕,似不敢相信苏奕还能参与进来。

他附近那些文家子弟也都一阵意外。

苏奕瞥了文少北一眼,都不禁有些佩服,这家伙还真是天生欠揍。

白天时候,才刚被黄乾峻狠狠抽了两巴掌,脸颊上的淤肿都还没彻底消褪,现在就又蹦跶起来。

“他就是苏奕?唉,一个废人却成了宗师弟子的丈夫,简直没天理了。”

附近区域其他宗族子弟窃窃私语,对苏奕指指点点。

苏奕没有理会这些,眼神淡然,欣赏着夜色下的美景。

从这里放眼远眺,大沧江上,铺满了点点星辰似的灯火,随着水流奔腾,光影浮动,煞是美丽。

而见到苏奕不吭声,文少北冷哼了一声,挪开了目光。

今日是龙门宴会,场中大人物众多,谁也不敢乱来。

咚!咚!咚!

一阵擂鼓声在夜色火光中响起,苍茫浑厚,远远扩散开。

大沧江两岸上的人们都激动起来,鼓声一响,便意味着龙门大比要开始了!

宴会主场,交谈时皆停止下来,所有目光都看向了龙门擂台。

就见广陵城主傅山、落云城主利剑宇两人,皆登上了擂台,也成为了万众瞩目的两个焦点。

苏奕也看了过去。

利剑宇一身银纹蟒袍,身影高大,虽已年迈,但威势却极为迫人。

随着鼓声停下,利剑宇目光扫视四周,沉声开口:

“今日龙门大比,不同以往,我和傅山大人已商议过,这次哪个城池的年轻人夺得第一名,灵竹岛便归哪座城池掌控,期限是十年!”

顿时,场中哗然四起,人们皆吃惊不已。

显然,他们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大消息,被惊到了。

直至哗然声变弱,利剑宇这才笑说道:“恰好,此次有青河剑府的周怀秋长老驾临,可以为我们做个见证。”

贵宾席位上,周怀秋起身含笑道:“这是周某的荣幸。”

“哈哈哈,周兄快请入座。”

利剑宇发出爽朗豪迈的大笑,目光望向傅山,道:“傅山大人,我这么说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傅山微笑开口,淡然从容。

“好!”

利剑宇大手一挥,“既如此,无须再耽搁时间,现在便开始此次龙门大比!”

说着,他和傅山各自退下,将擂台让了出来。

几乎是同一时间,落云城那边,一道身影已掠出,冲上擂台。

“广陵城中,谁愿在这第一场与我一战?”

这是一名银袍青年,腰挎带鞘长刀,玉树临风,风采照人。

甫一出场,就吸引了在场所有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