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剑与重生 第四十六章 美人尚小 英雄年幼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71 字 6个月前

前来拜访的是聂北虎之子聂藤。

这个英武少年,曾在聚仙楼和苏奕有过一面之缘。

虽然身上也有一些少年人有的陋习,但热血犹在,知恩图报。

就凭这一点,已得到苏奕的认可。

“苏哥,父亲让我来送请帖。”

走进庭院,聂藤肃然行礼,双手托着一个烫金请帖,

“这请帖是傅山大人专门为您准备,希望您届时能够以贵宾的身份参加龙门宴会。”

苏奕不禁有些意外,沉吟片刻,将请帖收起,说道:

“请帖我收下了,至于到时候能否前往,要看到时候我是否有空暇。”

聂藤松了口气似的,说道:“苏哥,还有一件事,城主府在昨天夜里,就已经和文家的力量一起行动,在全城内搜寻鬼尸虫的线索。”

“如今已经找到了两处豢养鬼尸虫的地方,皆已被彻底铲除掉。”

顿了顿,他说道:“不出三天,应该就能把全城所有可疑的地方排查一遍了。父亲让我告诉您,不必太过牵挂此事,只要有消息,就会让我来向您禀报。”

苏奕怔了怔,打量着眼前这边的恭敬客气、拘谨安分的少年,忽地笑道:

“你父亲倒是考虑得周全。行了,没有其他事情的话,赶紧回去跟你父亲复命吧。”

聂藤却犹豫了,似有些难以启齿。

半响后,他才硬着头皮,低声道:“苏哥,我父亲还说,以后让我跟您多请教和学习,还望您……您能不计前嫌,原谅当初我在聚仙楼时的无礼举动。”

说到最后,他不禁讪讪,有些难为情。

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

苏奕不禁感慨。

只是,当想起自己这一世的父亲苏弘礼时,心中有的却是一股无法忘却的愤怒和恨意。

“这执念太深,已根植于心,他日必当斩之,否则心境有憾,容遭大变。”

苏奕摇了摇头,摒弃杂念,随口道:“对于你父亲的安排,你心中是如何想的?”

聂北虎确实帮了他不少忙,虽然都是聂北虎主动贴上来,可苏奕却不能不领情。

更何况,昨天若没有聂北虎配合,也不可能那般轻松就解决文解元被杀的事情。

故而,苏奕倒是有心考较一下聂藤,看是否值得自己“关照”。

“我……”

聂藤沉默了,内心冲突挣扎。

许久,他才咬牙说道:“我不想遵从父亲的安排,我还年轻,不想凭借别人的力量修行,纵然前路坎坷,磕得头破血流,我也要去闯一闯!”

少年言辞铿锵,仪态决然。

而后,他深呼吸一口气,眸光明亮而坚定,透着憧憬,“起码,我在遵从我的内心,以后哪怕碌碌无为,也断不会为此后悔了。”

苏奕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欣赏之色。

少年,自当有此凌云志!

老辈人或许会嗤之以鼻,可老辈人身上早已没有了这满腔的热血,发乎内心的锐意。

“美人尚小,英雄年幼,古今多少豪杰巨擘,谁无峥嵘少年时?”

苏奕轻叹,眼神有些恍惚。

看到聂藤那年少意气的模样,他也想起了前世少年时。

那时的自己,青衫磊落,仗剑天涯,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,饮尽风流!

聂藤怔然,有些疑惑。

眼前的苏奕,明明和自己年龄相差无几,可为何却这般老气横秋地唏嘘感怀?

“你回去告诉你父亲,就说我欣赏你的决定。”

“十年内,只要我还在这大周朝,你若遇到解决不掉的事情,尽可以来找我,我可以为你出手三次。”

苏奕说罢,负手于背,转身走向房间。

他心中兀自喃喃:“燕雀鸿鹄无尊卑,布衣王侯酒一杯,君是云中大鹏鸟,只恨天低不肯飞……”

“今朝我为少年,自当有‘海到尽头天做岸,山登绝巅我为峰’的气魄!”

聂藤怔怔看着苏奕的身影走进房间,许久才反应过来般,猛地一挥手,兴奋地转身而去。

他总算可以去跟父亲交代了。

……

广陵城,李家。

迎宾大殿。

“周兄,这次龙门宴会有你坐镇,必将受到万众瞩目,毕竟以周兄的身份,城主傅山也得敬上三分。”

族长李天寒笑着恭维道。

另一侧座椅上,周怀秋摆了摆手,淡然道:“我只是恰逢其会,希冀借此机会见识一下广陵城和落云城年轻一代武者的风采罢了,至于龙门宴会的事情,还是由傅山大人说了算。”

他一身布袍,须发灰白,容貌略显苍老,可眸光开阖间,却有睥睨慑人的锋芒流转。

“哈哈哈,周兄太谦虚了,你可是青河剑府内门长老,一手‘青峰十三剑’出神入化,名震云河郡!”

李天寒爽朗笑道,“更何况,周兄正值壮年,他日必有机会剑指宗师之境,实现更高突破。”

他倒也不是一味吹捧。

周怀秋的身份,在青河剑府十二名长老中,可排在第四,一身剑道造诣无比雄厚精湛,在云河郡有着“青峰剑老”的美誉。

“宗师之境……”

周怀秋眼神微微有些飘忽,轻叹道,“此境之难,难于上青天,我在聚气境大圆满已困顿一十九载,如今也仅仅只是触碰到宗师之境的一线门槛罢了,想要迈进去,还不知要熬炼多久……”

正说着,一身金袍、高大俊美的倪昊和淑静温婉,一袭雪白裙裳的南影已经比肩走了进来。

“你们见过苏奕了?他现在过得如何?”

周怀秋问道。

“回禀师叔,见过了。”

南影眉眼乖顺,款款行了一礼,这才幽幽叹道,“苏师兄没了修为,又入赘文家,地位颇有些窘迫,让人着实心疼。”

“唉。”

周怀秋面露复杂之色,眼神伤感,“苏奕这孩子,本来在剑道上有着奇高的悟性,当年在他成为外门剑首时,我便料定,以后他的成就,决不会在你倪昊师兄之下了。”

“谁曾想天妒英才,令他的武道之路就此夭折!”

说罢,他扼腕叹息。

“那废物怎可能和倪昊师兄比!”

南影暗自嘀咕了一声,嘴上则连忙劝慰道:“周师叔,这些事情都已过去了,您也不用太为苏师兄忧心,他如今虽成了普通人,可生活也算不错。”

周怀秋点了

点头,道:“这也是我不去见他的原因,怕引得他伤心事,再为当年修为尽失的事情耿耿于怀,想不开了。”

忽地,倪昊开口,目光看向李天寒:“李叔叔,默云师弟不在家么?”

李天寒目光一闪,笑呵呵道:“着实有些不巧,默云昨天时候已经启程,返回云河郡了。”

倪昊点了点头,道:“也对,以默云师弟如今的身份和修为,已没有必要参与到龙门宴会的武道切磋中。”

谈起李默云,周怀秋不禁笑起来,赞道:“默云这孩子的确很不错,根骨出众,武道天赋出类拔萃,依我看,不出一年时间,他便可尝试去冲击聚气境了。”

“哈哈哈,周兄谬赞!”

李天寒高兴大笑。

“师叔,倪昊师兄可也不差,可您却极少夸赞他,太偏心了。”

南影声音叮咚,撒娇似的为倪昊打抱不平,惹得周怀秋都不禁哑然失笑。

“倪昊贤侄当然是人中龙凤,年轻翘楚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”

李天寒接话道,“不过,依我看,那苏奕以后的处境,怕是会变得很不妙。”

周怀秋眉头微皱,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李天寒眸光闪动,道:“据我所知,他妻子文灵昭即将成为宗师竹孤青的入室弟子,再加上这文灵昭姿容绝代,在开元学宫中有着不少爱慕者,一些家世显赫的贵胄子弟更是扬言,以后要把苏奕彻底从文灵昭身边踢走。”

顿了顿,他感慨道,“这等情况下,苏奕以后焉可能好过了?依我看,不说其他人,仅仅是文家,怕也会愈发不待见苏奕,不排除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了。”

周怀秋瞳孔微眯,陷入沉默。

他虽同情和怜悯苏奕的遭遇,可面对这种情况,也爱莫能助。

这让他心中微微有些愧意,但也仅仅如此,他不可能会站在一个宗师弟子的对立面。

更不可能掺合到文家的事情中。

一是麻烦,二是手伸得太长,反倒会引火上身。

“这不能怪任何人,要怪只能怪苏奕根本不够资格去当文灵昭的丈夫。”

倪昊神色淡然道。

“不提此事。”

周怀秋有些心烦,挥了挥手。

李天寒微微一笑,心中暗道,看来大家都有预感,意识到文灵昭成为宗师弟子后,苏奕这废物以后必然会出事。

这就足够了!

接下来,就看默云这孩子何时出手了!

这天起,周怀秋、倪昊、南影便在李家住下,打算等参加完龙门宴会再离开。

翌日一早。

文家族长文长镜、文长泰夫妇和文灵雪一起,启程离开广陵城,前往天元学宫探望文灵昭。

自始至终,除了文灵雪曾跟苏奕说起过此事之外,其他人直接就忽略了他这个文灵昭的丈夫。

苏奕自不会在意这些。

城外大沧江畔,桑树林。

当苏奕那颀长的身影沐浴着熹微晨光抵达时,意外地看到,今日却有两个人在那里等候。

——

PS:1,今天没加更,需要认真设计一些剧情。

2,接下来的龙门宴会是一波大高潮,需要先铺垫一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