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:剑与重生 第二十七章 宗师弟子(1 / 1)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852 字 6个月前

紫纹赤金是一种灵料,可以充当炼器的绝佳材料。

虽然这枚戒指所含的紫纹赤金极少,可熔炼之后,掺入凡铁中,也能铸就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剑!

而戒指镶嵌的“黑曜灵晶”看似芝麻粒般微小,可蕴藏的灵气却极为充沛,可抵得上一块“一阶灵石”的力量!

在大荒九州,灵石作为一种修炼必须之物。

灵石的大小、品相皆有着极为严格的标准和规定。

由此,世间灵石划分成了九个品阶。

一阶为末,九阶为最。

三阶以下灵石,已经足够满足武道四境的修炼需求。

当然,这是指大荒九州。

在大周这等世俗国度中,也存在有灵石。

但几乎都是一阶、二阶的水准。

即便如此,也已被视作珍贵宝贝,只有顶尖大宗族中才拥有。

像广陵城三大宗族,垄断着全城各种赚钱的生意,可每个宗族中所储藏的一阶灵石,也绝对超不过上百之数!

这戒指上的“黑曜灵晶”有两颗,也就是相当于两块“一阶灵石”,再加上此戒指由紫纹赤金炼制,其价值自然非同凡响。

“等抽个时间,去城中找个铁匠,用这紫纹赤金为辅料,炼制一把剑随身佩戴……”

思忖时,苏奕指尖用力挑动,镶嵌在戒指上的两颗“黑曜灵晶”滚落在掌心内,熠熠生辉。

而后,苏奕盘膝而坐,双手各持一颗黑曜灵晶,运转一身气机。

一股澎湃精纯的灵气瞬息如决堤洪水般涌入苏奕体内,在气机的调动下游走周身上下,一身的气血也随之沸腾般产生强劲的律动。

那等效果,比在大沧江畔的桑林地修炼都要好上数倍!

苏奕清晰感觉,自己的血肉正在进行一场深层次的锤炼,仿似置身在灵力洪炉中接受千锤百炼,进境惊人。

月儿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一样的夜色中,广陵城第一宗族李氏。

宗族大殿,一片压抑。

砰!

宗族大殿内,族长李天寒将手中茶盏摔得粉碎。

“这件事,绝不能就此算了!”

李天寒脸色阴沉,杀机腾腾。

坐在大殿两侧的一众李家大人物浑身一哆嗦,噤若寒蝉。

今日发生在文家老太君寿宴上的事情,他们都已经知晓。

可谁都没想到,黄家之主黄云冲会突然反水!

更让他们意外的是,连城主傅山、禁卫统领聂北虎都亲自为文家撑腰!

以至于到最后,族长李天寒和其子李默云只能狼狈而退。

这实在太丢脸了!

根本不用想,消息注定已经传遍广陵城,这无疑会沉重打击到他们李家的声誉和威望。

“回禀老爷,黄家族长回信了。”

一名老仆匆匆跑进大殿,躬身见礼。

“黄云冲这老东西如何说?”

李天寒沉声道。

他并未被怒火冲昏脑袋,心中很清楚,今日发生在文家的事情太过蹊跷,其中必有反常。

故而在返回家后,便派人前往黄家,试图从黄云冲口中打探

一些“真相”。

老仆犹豫了一下,结结巴巴道:“黄家族长说,劝我们以后莫要和文家为敌,否则,必会招惹天大的祸患……”

满座哗然,错愕不已。

李天寒都怔了一下,旋即脸色变得无比阴沉,道:“这老东西真这么说?”

老仆连忙点头:“老奴断不敢有一字妄言。”

“他就没有说原因?”

李天寒追问。

老仆摇头。

“这黄云冲定然是知道一些什么,可他却偏偏不说,明显是不安好心!”

一个李家大人物愤然道。

其他人也纷纷点头,愈发感觉黄云冲的回答有问题!

“父亲,我有话想跟您单独聊一聊。”

忽地,一直沉默的李默云开口。

李天寒眉头皱起,旋即挥了挥手,“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一众李家大人物很识趣地起身离开,没人敢有丝毫不满。

在李家,族长李天寒就是一位君王般的存在,说一不二。

只剩下父子两人时,李天寒这才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认为,这一切的问题都出在文灵昭身上!”

李默云神色平静道,“您还记得么,当时,咱们在文家宗族大殿,哪怕父亲您提出要分掉文家一半的药草生意,黄云冲也并未主动开口反对。”

李天寒隐约有些明白过来似的,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当时是我要用黄家的力量一起压制文家,才会逼得黄云冲不得不表态。”

“这倒也罢了,可在我提出要帮文灵昭解除婚约时,黄云冲却主动开口了。这就太反常了。”

李默云眸光闪动,“我们年轻一代的事情,何须他一个族长人物插手?更何况,这件事和他们黄家可根本没有干系。”

李天寒瞳孔微眯,彻底冷静下来,回忆在文家时的各种细节,顿时也意识到了这个反常。

李默云深呼吸一口气,继续道:“再后来,无论是聂北虎、还是傅山,他们在抵达后,并未反对我们李家分掉文家药草生意的事情,反倒是都一致反对孩儿插手苏奕夫妇的事,这……难道不奇怪么?”

“难道这些反常……真的和苏奕夫妇有关?”

李天寒微微皱眉,“可那苏奕就是个废人,完全不值一晒。至于文灵昭,虽然已进入天元学宫修行,但也仅仅只是一名弟子罢了,根本不值得黄云冲、傅山、聂北虎这些老家伙如此维护。”

李默云摇头道:“父亲,您大概还不知道,我一直在关注文灵昭的事情,就在昨天时,我已得到一个大消息。”

“什么消息?”

李天寒怔然。

李默云眼底泛起不易察觉的炽热之色,道:“文灵昭被天元学宫的副宫主‘竹孤青’看中,决定在三个月后的‘开宫大典’上,正式招收文灵昭为徒!”

李天寒脸色微变,倒吸一口凉气,“原来如此。”

竹孤青!

天元学宫三位副宫主之一,云河郡屈指可数的一代武道宗师。

她修炼武道至今才不过三十六年而已,堪称才情绝俗。

据传,她一身剑道造诣玄妙莫测,其掌握的“烟霞

剑势”更是名传四方,被不少老一辈武道宗师都称赞不已。

若文灵昭成为她的徒弟,那简直就是鱼跃龙门,一步登天,身份和地位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!

一位武道宗师的弟子,足以让一些宗族之主奉为座上宾!

“怪不得黄云冲、傅山他们为了文家的事情,不惜和我李家对峙,原来文家出了个‘宗师弟子’……”

至此,李天寒彻底明白了,心绪却有些沉重。

这些年,他一直垂涎文家的药草生意,多次试图进行吞并。

就像今天文老太君寿宴上,若不是发生了一些意外,文家注定得交出一半的药草生意!

可现在的局势不一样,有文灵昭这位“宗师弟子”在,整个广陵城,谁还敢打文家的主意?

“吾儿有何打算?”

李天寒沉默片刻,看向李默云。

一位宗师弟子,并且已成婚,想要将她追到手中,无疑太难了。

李默云神色平静道,“父亲,文灵昭在修炼上表现得越耀眼,就会衬托得苏奕越不堪和无能。可以说,苏奕就是一个污点,会对文灵昭的名声产生极坏的影响。”

顿了顿,他继续道:“我虽不清楚,为何文老太君反对解除这桩婚事。但却敢肯定,文灵昭地位越高,就会越排斥苏奕。”

李天寒皱眉道:“默云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李默云微微一笑,道:“孩儿对文灵昭自小一起长大,称得上青梅竹马,我对她的心意,也从不曾有过丝毫改变。”

“为了她,我可以做任何事情!”

言辞平静,却有决然之意。

李天寒瞳孔收缩,“你要杀了苏奕?”

“不错,只要苏奕死了,这桩婚事也就无疾而终,对灵昭是好事,对我也是好事,对整个文家而言,也是好事!”

李默云斩钉截铁,“所以,苏奕必须死!一个废人罢了,根本没有存活在世上的必要!”

李天寒凝视儿子片刻,忽地笑起来,欣慰道:“孩子,你的确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抉择。”

“不过,在杀苏奕这件事上,断不能操之过急。”

“谁都清楚,你对文灵昭情有独钟,并且今日在文老太君寿宴上,你已表露心意,这时候,若苏奕突然死了,谁都会怀疑到你头上。”

听完,李默云点头,神色平静中透着自信,道:

“父亲放心,狮子搏兔,尚用全力,我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有丝毫大意,也断不会让人怀疑到我头上!”

“好,为父就等着你以后把文家的‘宗师弟子’带回来!”

李天寒大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道,“到了那时,再由我亲自出面牵线,相信文家上下断不会拒绝和咱们李家联姻了。”

李默云却心中一叹。

文灵昭成为宗师弟子已是铁板钉钉的事。

有了这层耀眼无比的身份,她还会愿意和自己这个青梅竹马在一起吗?

“不管如何,终究要全力去争取!”

深呼吸一口气,李默云暗下决心。

————

PS:开书到现在天天加更、存稿彻底没了,想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