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4章 你算什么东西!(1 / 1)

夏知星虽然很不爽晋王府“恩将仇报”的做法,但鉴于她要完成剧情就必须保证晋王活着,所以只能心胸开阔点,反正这些药也不要她的钱,不给白不给。

唐渊似很意外王妃这么爽快的就把药给他了,他还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……

他讷讷的接过,低头瞧了眼,确实和王爷吃下去的一模一样。

旋即握拳,往外走了。

夏知星耸了耸肩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,心里期盼着狗男人快点好起来。

她现在特别好奇是谁会在上京城内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刺晋王?

就因为她这个晋王妃在诗会上夺魁,获得了丞相府千金的青睐?

未免有些迫不及待了吧?

……

虽然唐渊将退烧药带到了王爷的房中,可李太医等人说什么也不许王爷服下,万一真的是慢性毒药,岂不是害了王爷?

唐渊也觉得李太医说的话很有道理,王爷的身体金贵,可不能随便开玩笑。

李太医等人看着王爷喝下煎好的药后,便拿着白色药丸研究,或舔一口,或切了一半碾碎研究,结果什么都没研究出来,而晋王身上的热度却更高了。

唐渊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恨不得能代替躺在床上的王爷。

康嬷嬷见李太医等人研究不出来王妃给的药配方究竟是什么,便去了关押王妃的地方,试图撬开她的嘴。

夏知星睡得正香,还做了个美梦,然后就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推到了水里……

冰冷刺骨,冷得人打了个哆嗦。

夏知星悠悠睁开眼睛,赫然发现自己并不是被人推到了水里,而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。

大冬天的夜晚,没有床和被子本来就很苦逼了,好不容易睡着了还被人泼了一盆冷水,刚暖和的身体霎时透心凉,衣服全都湿哒哒的贴在身上……

夏知星嘴唇都给冻白了。

康嬷嬷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情,在她心里压根就没有把夏知星当成王妃,冷声质问道:“你给王爷吃的到底是什么药?”

夏知星打心底讨厌这个面相凶神恶煞的中年女人,声音里带了几分挑衅,“药我已经给唐渊拿去了,太医还没研究出来?”

康嬷嬷气得扬手就要打她,却被夏知星抓住了手腕,眼底一片冷戾,“太医们没有研究出来那是他们没有本事!你把气出在我身上做什么?凡事要给自己留点余地!”

突然间气场大开的夏知星让康嬷嬷眼底升起了几抹错愕,随后反应过来便要抽回自己的手,却发现王妃的力气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。

夏知星眸色冰冷,用尽力气甩开康嬷嬷的手,巨大的惯性让康嬷嬷趔趄了好几下才站稳。

“再怎样我也是这王府内的主子!而你,只是个奴才而已!动不动就想打主子是想以下犯上吗!”

“主子?你也配当这晋王府的主子!”

“配不配也不由你说了算!你算什么东西!”

夏知星好久没怼人了,只觉得神清气爽,本来她是应该尊敬长辈的,可长辈若是欺人太甚,就别怪她不客气了!

康嬷嬷气得胸脯剧烈起伏,“你……”

后面的话却像是卡在喉咙里一般说不出口了。

夏知星懒得再理她,独自用意念和系统031沟通:我现在被关在这里出不去,能不能送我一套干净的衣服?

没人搭理她。

QAQ!

男主角生病系统就告诉她可以用道具,到了她这里就被无视了?

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?

康嬷嬷冷静过后丢下一句话,“既然王妃不肯说,那就呆在这里好好的反省!若是王爷有……任何的不测,王妃就等着陪葬吧!”

说完,就锁好门离开了。

夏知星没理睬她的阴阳怪气,继续用意念和系统沟通:喂你倒是想想办法啊!如今的局面要怎么救男主角?

还是没人搭理她。

夏知星深吸了一口气,好气哦!

而且越来越冷,再这样下去她觉得自己也要生病了。

……

这一夜,晋王房内的灯亮了一宿,李太医等人更是彻夜未眠,可不管他们用何种办法,晋王身上的热度就是退不下来,甚至出现了口唇发乌,浑身抽搐的症状……

唐渊急得在房内踱步,情急之下说道:“李太医,要不还是用王妃的药试试?”

毕竟退烧速度快,也可减轻王爷的痛苦啊!

李太医摇头,“这如何使得!王妃都说了这药可能是从南边来的,这南边除了会秘书的南溪国,还能有谁?南溪国素来崇尚巫医,王妃口中说的云游神医定然就是这南溪国的巫医!巫医制出来的药只会让人上瘾!危害殿下的身体。”

“不懂就不要乱说好吗!”

门口陡然传来的声音让众人齐齐看过去,就着朦胧的灯光看清来人后大家脸色各异。

来人正是夏知星,她一眼就看到了躺床上高烧不退冷得开始抽搐的晋王,抬步就走过去,却被唐渊拦住了,“王妃,请止步!”

他语气还算客气。

他的脸在夏知星看来还是有些滤镜的,“让开!现在只有我能救你家王爷!再这样任由你家王爷高烧下去,烧坏了脑子你们担得起责任吗?”

夏知星的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,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。

唐渊有些犹疑,可一想到王妃的药可能是巫医制的,他就不敢让王爷冒这个险。

李太医捋着胡子问道:“王妃的药可是南溪国的巫医给你的?”

“不是。”夏知星果断从香囊中掏出退烧药,拿出一颗放进自己的嘴里,“药我自己吃了,如果你们怀疑有毒,我总不可能毒死自己吧?”

李太医从容应对,“王妃可以提前服下解药。”

夏知星恨不得爆粗口了,深吸了一口气,冷声,“我比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希望王爷快点好起来!如果李太医你有证据证明这个药含有毒药的成分,我甘愿伏首受罚。可你没证据啊!没证据怎么能随便诬陷本王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