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爹(1 / 1)

自己是什么时候克服对死亡的恐惧的?

寻?在那个瞬间想,在很久很久之前,他还没有感受到世界的痛苦的时候,他是非常惧怕死亡的。

他害怕自己无法感受到这个世界,完全的寂静,意识的消失。

这种害怕非常具体和简单,乃至于有一段时间他夜夜哭泣。

之后他就?大了,然后开始感觉到了苦。锦衣玉?的人,感觉到的苦,和寻?的苦是完全不一样 的,寻?的苦,最终归结于,绝望。

他可以毫无希望地活下去,但这种毫无希望,就让他的活法,显得没有那么珍贵了。

所以他参加了参宿骑兵,也就是说,希望比起毫无意义的活着,要重要得多。他也理解锦衣玉?的 人无法理解,就算是晚餐有自己喜欢吃的菜,而且总能吃到,也算是一种巨大的希望了。足以让人 在冲锋的时候害怕死亡。

绝望来自于哪里呢?

在行尸出现之前,绝望应该来自于每一餐的馒头,蔬菜汤和战争之前才会供应的肉?。参宿骑兵打 完仗之后,掠夺是由皇帝的卫队进行的,他们死亡,杀死敌人,然后什么都得不到。虽然比起农 耕,至少自己还有刀在手里。但这样的人生,有什么意义呢?

要感谢自己的女儿啊,那是一道光。

寻?冲到了那高塔下面大概六七步远,高塔立在水里,像一个烟囱一样,是由石头垒起来的,上面有好多的小孔,是用来射箭的。 ?在塔面对天牢口的那一面,寻?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再绕到后面去了,于是用力一抬吴牙,吴牙踩着他的肩膀,直接跳了起来,寻?直接摔进水里,吴牙凌空?起,一下够到了烟囱。

他一下单手抓住一个孔,吊在了高塔的外壁上。

寻?用余光看到了,欣慰地倒进水中。心里想:“老子的那活儿肯定被咬掉了,那天晚上,老子一定 得真的睡了那个女的啊,否则真的太亏了。好了,来吃吧来吃吧,不对,我必须让自己死的没有那 么痛苦。”

他摸刀准备自刎,就在这个时候,他就发现,自己的双腿还在,他挣扎着从水里爬起来,就看到无 数的?翻着肚皮浮了上来。

?实在太多了,他身边的水面上,几乎全是死?,形成了一个同心圆,大概有十几米的半径。 而且?还在往上浮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寻?奇怪道。 吴牙迅速利用小孔,爬到了塔的顶端,然后用特赦令嵌入钥匙槽,启动了机括。

一块一块的石板从水下面升了上来,形成了一条横穿护城河的路。寻?赶紧爬了上去,就发现自己 的腿上,全部都是伤口。裤子都破了,他赶紧拉开裤腰带。

他?出了一口气,虽然他吓得瑟瑟发抖,但没有受伤。 吴牙跳了下来,蹲在路边看水里的死?,脸色阴沉, “怎么了?”

“?身体里有剧毒。”吴牙道,无数的?还是不停地涌过来,开始吞噬死?,吃了死?的?,又中毒死 了,场面非常壮观,不知道是什么毒那么厉害。但?似乎源源不断,如果寻?不爬上来,这个阵仗 还是会被咬死的。

“?怎么会有剧毒啊?”刚才?跑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啊,寻?心想。 吴牙道:“毒还没有发作,都在?血里,估计要等你把你女儿救出来,骑?往城外的时候,毒才会生效,这是后半程的毒,如果那时候我们在行尸群附近,?一死,我们就困住了。”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寻?道:“司徒?”

?是他给的。

“他为什么要杀我和我女儿”寻?沉吟道。

吴牙道:“反正他没有杀成,走吧。”

两个人来到井边,就听到震耳欲聋的瀑布的声音,这全部都是水,按道理是不可能着火的,往下一 看,就看到井下横亘着无数根原木,应该是有人运了原木丢到护城河里,顺着水流冲下去,因为原 木极?——应该是某些大殿的巨大承重柱子——落下之后就会两头卡在井壁上。一根卡住之后,就 会根根卡住,一层一层叠起来。

在井的内壁上,除了牢房还有无数的油灯,原木落下刮掉油灯,油粘在原木上,如今犹如篝火垛一 样熊熊燃烧。边上很多牢房的囚犯,应该全部烘死了。

烘干致死,还不如被行尸咬死呢,寻?心说。

看样子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在打天牢的主意。不知道要救的是谁。但目力所及,可以肯定,底 层的牢房反而幸免于难,原木卡在他们上方,燃烧的热浪往上冲,下面的人应该还活着。

吴牙看着寻?,说道:“你看,刚才你必死之局,你都没死,似乎那梦里的稻草人说的是真的。”

“巧合罢了。”

“如果有两次,就不是巧合了。”

寻?知道吴牙想做什么,往下看去。

原木堆叠地非常凌乱,但还是能看到极少的空隙,可以直接串通上下层,从缝隙中能看到井的底 部。这还真是印证了,不管事物多么凌乱,总有缝隙能让光透进来。

他已经知道怎么办了,内心有点想报复吴牙刚才的行为,一下抱住吴牙,两个人直接对准一个空 隙,就跳了下去。

那条缝隙极小,但对箭法准的人,已经够宽了,两个人直接刺缝隙里,瞬间进入火场。

那一秒钟,四周全是火,无数根原木从他们身边略过。两个人身上都有水,灼烧感瞬间消失,但是 头发眼睫毛全部都烧了起来。

天牢底下并不是水池,而是岩石,岩石中有很多洞,瀑布冲下来,直接进入洞中。两个在那个高度 会直接摔成肉泥。

瞬间掠过缝隙之后,两个人互相踹了对方一脚,分开两边,寻?在快速下落中拔刀垫在脚下面,去 踩钉在墙壁上的油灯。连续挂掉十几个油灯,火星四溅,但快速减速,竟然让他停了下来。最后他 一下单手抓住一盏油灯,挂在了井壁上。

回头就看到吴牙也学他的样子,停在了洞壁上,寻?立即去找自己女儿的牢房,大喊:“丫头!还活 着么?你爹来救你了!”

寻?的声音之响,把瀑布的水声都压了过去,就听到地下无数的人回应:“爹!” 这地下起码有三四千个囚犯,千人喊爹,震耳欲聋。寻?边上的牢?里,一个起码快一百岁的老人也喊了起来:“爹!” 声音中满是对自由的渴望。